邹市明冉莹颖三胎性别曝光 将随妈妈姓冉邹市明冉莹颖三胎性别曝光 将随妈妈姓冉

邹市明冉莹颖三胎性别曝光 将随妈妈姓冉
原标题:邹市明冉莹颖三胎性别曝光 将随妈妈姓冉 网易娱乐8月22日报道22日,冉莹颖在微博晒出三胎儿子正面照,并称:“即使我已经有了两次做妈妈的经验, 也显得手足无措;担忧着、希冀着、期盼着,我们就这样有了血脉的相连。既希望你,像哥哥一样彷佛不知疲倦的每日闹腾; 又希望你可以文静秀雅,像小棉袄一样贴心;但你就是你,你命由你不由天!没有人能定义你是什么样的你!对妈妈来说,只愿你是天上的一颗星,永远闪闪发亮;也愿你是地上的一棵树,越长越高~未来,我们相互指教。”随后老公邹市明也转发微博称:“小子,我们相互指教。”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改革将倒逼银行“练好内功”改革将倒逼银行“练好内功”

改革将倒逼银行“练好内功”
作为利率市场化的关键一步,在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后,将对银行有何影响?  首次公布的“新版”LPR利率有所下降。8月20日公布的一年期LPR为4.25%,比基准利率下降了10个基点,比“老版”LPR下降了6个基点。市场人士认为这一幅度基本在市场预期之内,变动较为平稳,预计短期内也不会有更大幅度变化,对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总体影响不大。  但短期来看,下降部分仍然需要银行自行“消化”。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短期内银行息差可能会下降,影响银行利润。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也表示,短期内贷款利率下降可能会对银行的息差、盈利有一定影响。  从长期来看,利率市场化改革将助推银行业发展,有利于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实现良性循环。  刘国强表示,银行是服务业,要依托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了,银行服务的对象就增加了;实体经济发展好了,银行信贷不良率就会下来,信贷质量就会提高。“这也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健康发展。”刘国强说。  “说到底,市场化改革应该要倒逼银行转变发展方式,从重速度和规模扩张转向重效益和质量的内涵式增长。”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说,改革对银行业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起到催化剂和助推器的作用。  贷款端利率市场化先行一步、存款端利率暂时“按兵不动”,这对银行的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表示,我国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经验是先贷款、后存款。贷款利率市场化后需要考虑银行负债端的情况,因商业银行资产端的定价与负债端的成本是联动的,两者需要协调推进。若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对贷款采用市场化定价,而存款仍根据存款基准利率进行定价,这就对商业银行自身的资产负债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银行必须抓紧练好内功。”周亮认为,按照新公布的机制,LPR是按照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加点形成,而加点取决于银行的业务模式、资金成本,对市场供求以及客户风险溢价的研判,银行自身的能力要提升。因此,银行要持续加强信贷业务精细化管理,尽快完善信息系统和规范合同文本,切实提升市场化定价能力。同时,还须加强资产负债管理以及信用风险、利率风险防控。  周亮认为,银行要以此次改革为契机,进一步推动贷款方式的变革,创新各种信贷模式,特别是要规范和优化信贷的标准、流程,注重审核第一还款的来源,减少对抵质押品的过度依赖,逐步提高信用贷款的比重,加强中长期贷款产品的研发,加强供应链金融的创新,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孙国峰表示,央行将指导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加强对存款利率的自律管理,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稳住银行负债端的成本,为银行可持续发展营造有利条件。

奉化区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通告奉化区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通告

奉化区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通告
  宁波市奉化区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通告  〔2018〕第4号  经区委研究,决定将拟提拔任用或转任重要岗位的王志明等28名同志予以公示,征求广大干部群众的意见。现就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1、反映问题的方式  在公示期限内,任何单位和个人均可通过来信、来电、来访等形式,向区委组织部反映公示对象存在的问题。以单位名义反映问题的应加盖公章。以个人名义反映问题的提倡署报本人真实姓名。  2、要求  反映问题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反对借机诽谤诬告。  3、公示时间  从2018年12月28日起至2019年1月4日止,值班时间为:工作日上午8:30至11:30,下午13:30至17:00。  4、公示联系科室和受理方式  联系科室:区委组织部干部二科  地 址:宁波市奉化区锦屏南路1号  邮 编:315500  举报电话:0574-88588315  电子邮件信箱:fhzzbgb2k@163.com  附:1、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公示名单  2、拟转任重要岗位区管领导干部公示名单  (同级别按姓氏笔画为序排列)   中共宁波市奉化区委组织部  2018年12月27日  拟提拔任用区管领导干部公示名单

  拟转任重要岗位区管领导干部公示名单

盲盒的诱惑:4个月花20万买玩具 他们怎么把泡泡玛特买上市的?盲盒的诱惑:4个月花20万买玩具 他们怎么把泡泡玛特买上市的?

盲盒的诱惑:4个月花20万买玩具 他们怎么把泡泡玛特买上市的?
回想起来,从去年的10月份到今年2月份,在4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花了20万元买泡泡玛特的玩具,那是对安安夫妇来说很疯狂的一段日子。  在那几个月里,他们一箱一箱地从北京的泡泡玛特门店里“端”玩具娃娃的盲盒。所谓盲盒,就是你并不知道一个盒子里究竟是一个系列里的哪个娃娃。而很大程度上,盒子里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款娃娃,能不能抽到未公布的隐藏款,这种未知的刺激,正是潮流玩具让很多人欲罢不能的原因。  尽管单个娃娃的价格不高,从49元到69元不等,但一箱144个娃娃,总价也在7千元到1万元不等。而一箱里能抽到隐藏款的概率,也仅为1/144。  “那会儿是有点上头,有点失去理智了,就觉得我必须全部都要拥有。”安安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说。“每天就一个想法,我今天就是要去拆,我得拆出一两个隐藏款,我不能空手回来。”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那段时间不仅花了自己大部分的积蓄,还刷信用卡去购买娃娃。他们在门店现场一箱一箱地拆盲盒,一天下来,能拆出4-6个隐藏款。“拆完了就搬回家,隐藏款就在闲鱼上加钱卖掉,重复的常规款就低价处理掉。就是享受拆包那个过瘾的过程,那时候我们家成箱成箱的都是娃娃。”  3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收入优厚,喜欢一切可爱的事物——安安身上的一切特性,都高度符合潮流玩具主打的目标受众。毕竟,从买下第一个几十块的玩具开始,“入坑”通常只是时间问题。  天猫大数据显示,2018年,有超过1200万人购买过潮流玩具。其中,近60%的用户年龄在18到35岁之间,他们大部分生活在一二线城市,有很强的购买力。  这股潮流玩具热,也刺激了市场玩家超出想象的商业表现。以泡泡玛特为例,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截至目前已累积获得超过1亿元的融资,还在2017年初时挂牌新三板。  根据泡泡玛特发布的财报,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074.03 万元,同比增长155.98%;净利润2188.04万元,同比增长达到了1970.44%。  “我们把泡泡玛特买上市了。”安安说。她并不觉得自己是被割了韭菜的消费者,因为,花掉的钱她有能力再赚回来,而购买的初衷,还是源于她对于可爱娃娃的热爱。看着满柜子经历了抽取、交换、高价购入后,终于来到家里的娃娃们,她感觉到治愈和陪伴。  曾经有微博大V在帖子中发问:为什么泡泡玛特、美妆等消费品能在当下如此火爆?  “因为年轻人的欲望无处释放。消费主义这时成为了一剂无处安放躁动的心的解药。”  潮玩潮玩,先潮后玩  自2017年9月首届北京潮流玩具展(BTS)举办以来,每一年,泡泡玛特都要在上海、北京分别举办一次潮流玩具展。2019年8月,泡泡玛特在北京迎来了第5次展会,主题为:Back to Play玩心回归。  10多个国家及地区、超过300位知名设计师、艺术家以及品牌参加了这次展会,其中不乏一些在业界名气较大的艺术家和品牌,比如Kenny Wong、Pucky、Kasing Lung,大久保博人的INSTINCTOY等。目前在娃圈十分火爆的Labubu和Dimoo,它们的设计师也亲自到现场进行签售。  在那三天里,数万名热爱潮玩的年轻人蜂拥而至。早在展会开始前,主办方就颇有经验地预告媒体:在早上几点几时,可以拍到夜排的年轻人,以及开门后人们冲向会场的场景。  根据展会规则,参展人员可以在小程序上抽取每一天的优先入场权。如果抽不到又想要提早抢到限量发售的玩具,从凌晨开始在门口排队,便是为数不多的选择。  而进入场馆之后,还有更多限量发售的玩具在等着你排队,有的还需要派号抽签。而跋涉到最后,究竟能不能买到心仪的玩具,就看叫号时你的运气如何了。  即便如此,在展会里逛一圈你就会发现,摆在玩具旁边的价签,标明“sold out”的或许比有价码的还要多。  这种抽签、派号、排队、收藏的场景,逻辑上跟同样火爆的球鞋圈很相似。而看一看逛展的人群,除了一些穿了萝莉装等带有明显二次元标签的年轻人,其他来逛展的男女,也大多打扮时髦潮酷,和球鞋等与潮流紧密挂钩的人群,有着极其重合的时尚特征。  安安和丈夫就是又玩潮鞋、又玩潮玩的族群。在他们70平米左右的家里,同样有着一墙的球鞋展示柜。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没有贷款等经济压力,买鞋和买娃,或许是他们日常生活之外投入最大的开销。  根据媒体报道,这种被称为Art Toy和Designer Toy的潮流玩具,起源于2000年前后的香港街头文化,类似一种艺术收藏品的形式。最初,设计师在空白的玩偶模具上即兴发挥,通过这种方式创作玩偶。由此,潮玩本身,就充满了街头艺术的文化基因。在泡泡玛特旗下最红的潮玩形象Molly,在可爱的外表下,据称也代表着某种地域精神的传递。  泡泡玛特方面曾表示,Molly现在每年可以出10个系列,卖到400万个,实现2亿左右的成交额。目前,泡泡玛特的用户以每月10万的数字增长。在2018年的双十一,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24小时销量就高达2786万元,位居模玩/动漫/周边/COS/桌游商品领域的第一。而根据媒体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618购物节,泡泡玛特旗舰店1分钟的成交额,就超过了去年618全天的销售。  泡泡玛特市场部负责人在接受剁椒娱投采访时,描述了他眼中的客群:“首先,他们是现在这个时代最有消费能力的一拨人;第二,他们是在互联网上最活跃的一群人。他们愿意社交、愿意分享。他们通过泡泡玛特的玩具,去形成一种连接。”  而作为某收藏玩具厂牌的资深人士,王宇认为,潮流玩具对不少人来说,是一种性格认同。因为很多潮流玩具并不脱胎于漫画、游戏、影视等载体,在没有剧情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很多娃友只是冲着玩具本身的外形而购买,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主观感受,去赋予玩具属于自己的情感背景。  “很多人觉得,这个玩具是他灵魂的一部分。我们之前做线下展的时候,就听到有的女孩说,某个形象的玩具就犹如她们的AB面,A面代表女孩的外在,B面代表女孩的内在。”  说起泡泡玛特等潮流玩具品牌的突然兴起,王宇认为,这是多方面因素的共同结果。“和70后、80后不同,他们这个年代的人买东西考量的因素比较多,是选择性消费;而现在90后包括95后,已经变成了习惯性消费。”  此外,王宇表示,随着收入的提升,大众对于文化消费的比重越来越大,再加上近几年玩具IP的兴起,衍生品的产品形式越来越多元,这些都加速了潮流玩具的发展速度,进而演变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有一次我听两个玩家在那儿聊天,一个女孩一边在盲盒售卖机前摇玩具,一边对朋友说:‘59块钱,除了抽个盲盒买一个开心,还能干嘛?’”  花几十块钱买娃换开心,成为了不少现代城市人返璞归真的解压方式。  盲盒的诱惑  说起盲盒售卖机,安安用一个概念来形容它:合法的毒品。  想起当初入坑,正是来源于几年前,她和丈夫逛街时,路过一个盲盒售卖机,摇了一个娃娃。“买一个,你就想成套;成套之后,你又想集齐所有你没有的系列;集齐之后,你又想抽隐藏款。”  就这样,安安上瘾了。  “那个娃娃没什么好玩儿的,”安安的丈夫说。但尽管如此,他每次还是会积极参与到“买娃行动”中。“他就是特别喜欢拆盒,就是特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安安说。  这其中的娱乐性甚至赌博心态,正是盲盒牢牢抓住他们的吸引力所在。“我宁愿花2万块钱去抽,也不愿意直接花钱买现成的,不然就失去其中的乐趣了。”  此外,单个盲盒看上去很便宜的定价,也让安安觉得,这是十分巧妙的营销手法。“如果它是199元一个,那我可能每次就抽一个;但一个盲盒就是几十块钱,没有贵到让你承受不了,就会一直抽一直抽,不知不觉就花了很多钱了。”  单价低、复购率高、上新快,这正是盲盒吸引了众多年轻人冲动消费的秘诀所在。  这种成功的营销手法,正源于泡泡玛特等做盲盒的玩具商的新零售理念。泡泡玛特CEO王宁曾在接受动漫形象“张小盒”的创作者陈格雷的专访时表示,在他看来,所谓这个时代的新零售,其实就是零售的娱乐化。  “现在的问题是,你已经有n条牛仔裤,有n个品牌还在卖牛仔裤,那怎么才能让你再买一条他的牛仔裤呢?”他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将零售娱乐化。“你一定要把自己从销售商品、变成销售情感,把传递货物,变成传递娱乐。”  他说,很多娃友在打开盲盒的一刻,要么惊喜,要么沮丧,这早已从购买物质,转化为购买一种心情。而泡泡玛特也早已从销售商品,进化为销售情感。  “其实品牌的背后,就是通过故事、通过营销、通过很多,把一些情感附着到这个产品上,来换得你的认可。”  限量、黄牛:塑料玩具也能卖出高价  “在娃圈,人人皆黄牛。”安安告诉剁椒娱投。在这个圈子,用闲鱼高价交易限量款、隐藏款,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根据闲鱼发布的数据,一位上海的闲鱼用户,仅靠转卖盲盒,一年就赚了10万元。  安安这几年在闲鱼上转手卖了8万元左右的娃娃。显然,这和她的投入相比,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  对于喜爱的娃娃,她和丈夫会专门雇黄牛去帮他们排队购买。“有的娃娃每人限购2盒,所以为了买到一整箱的量,我们会花2000块雇黄牛去帮我们排队。”  在闲鱼上,搜索“泡泡玛特”,就会发现不少人在转卖绝版或限量的玩具,有的玩具当初售价才几十块,但在闲鱼上涨到了800多元,尽管价格不高,但溢价的倍数依然十分惊人。  更勿论一些已经从1千多块炒到数万元一个的娃娃。比如,在2018年的BTS上,Molly与大久保合作的限定版玩具就成为抽签排队的热门对象。据媒体报道,抽中的玩家在走出BTS时,原价一千多元的玩具,就已经被竞拍到了一万多元。  “在闲鱼上很火的还有Molly的一款杀手娃娃,那一款娃娃能卖到一万多块钱,但是在眼睛上很容易有裂痕。但即便是有这种眼裂瑕疵的娃娃,都还能卖到五六千。就是因为早期的量太少了,而且再也没有出过,所以可以飙到那么高。”安安说。“但其实卖不出去,有价无市。”  根据闲鱼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2017年增长了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可以疯涨至39倍。  在闲鱼上,交易最热门的十大盲盒产品分别是:Molly、独角兽、L.O.L、Sonyangle、毕奇(Pucky)、Littleamber、吾皇万睡、Actoys猫铃铛、Lego迷你人仔、sml盲盒。而泡泡玛特旗下的Molly,2018年在闲鱼上的交易超过23万单,均价270元。  盲盒的诱惑:4个月花20万买玩具,他们怎么把泡泡玛特买上市的?  据闲鱼的统计数据,涨价最迅猛的盲盒,包括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原价59元,闲鱼价2350元,狂涨39倍;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原价59元,闲鱼均价1350元,涨幅22倍;此外,Labubu的宇航员隐藏款原价699元,闲鱼价已经涨到3000元,涨幅3.3倍。  盲盒的诱惑:4个月花20万买玩具,他们怎么把泡泡玛特买上市的?  在王宇看来,这些数字正表明了,潮流玩具在中国的用户基数非常广阔,并且增长潜力巨大,目前还看不到天花板。但是,正因为如此,盲盒,以及可爱风的玩具,成为了很多厂商和设计师盲目追逐的单一品类,导致市场上的产品同质化愈发严重。  “还是应该有更多的形式出来才行,如果全是盲盒,全是小可爱,其实这个市场慢慢就会走到一个窄胡同里。”  但至少现在看来,盲盒以及盒子里的那些可爱玩具,还在继续戳着潮玩玩家们的痛点。而这种永远充满未知的博彩式玩法,还能让他们沉溺很久。  *文中王宇、安安为化名。

震惊!记者付国豪将复工,竟在办公室无“立足之地”? 震惊!记者付国豪将复工,竟在办公室无“立足之地”?

震惊!记者付国豪将复工,竟在办公室无“立足之地”?
此前被香港激进示威者围殴的环球网记者付国豪明天(26号)就要回来上班啦(相关链接:海大人眼中的付国豪:铁骨铮铮 蔚为国光)然而如今办公室里连他坐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一切还要从@环球网的一条微博说起8月23日一张付国豪的工位照被曝光如下图↓↓

他的工位就已经无法承受来自网友的“爱(ling shi)”了。再来感受一下↓

对此环球网发文称请不要再给付国豪寄零食了工位已满感谢大家对国豪的爱↓

不过仍有很多网友晒出给付国豪买的零食订单↓

看来一大批“爱”还在路上了…大家猜猜下周整个环球网办公的地方会不会被“零食”堆满?

有网友表示“付国豪都可以开个小卖部了”“国豪超市马上开业”

还有网友希望付国豪“直播拆快递”

还有机智的网友调侃说“他上班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拆快递”

即使国豪的工位已经无法承受“快递之重”依旧有网友表示:我还想给他来几个鸡腿!

则似乎道出了国豪收到如此多快递的真相

小编想默默问句国豪老师吃不完的零食能分小编点吗快递到付就行

◆据环球网、中国青年报